<form id="n155d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155d"><listing id="n155d"><meter id="n155d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重新認識字體設計大師埃德·本吉蓋特(Ed Benguiat)的傳奇一生

              來源:iWeekly周末畫報     時間:2020-10-26    站內收藏

              在日常生活中,有一種藝術形式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參與著我們的生活,它便是字體設計;蛟S很少有人會注意到,它對于我們的生活產生了多大的影響:當我們下意識地選擇某種字體輸入文字,以便讓書寫的過程更加令人愉悅;亦或是使用某種不同的字體讓文檔獲得最佳的視覺效果時,字體設計都在發揮著它獨有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而創造這一切的字體設計師,也稱得上是優秀的藝術家:通過重塑造型、調整線條、恰到好處地控制每個文字間的距離,讓平凡的文字呈現前所未見的奇妙樣貌,這無疑是一門高明的藝術。

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被《每日郵報》譽為“字體行業最偉大的人物之一”的字體設計師埃德·本吉蓋特(Ed Benguiat),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他于不久前的10月15日去世,享年92歲。

              在作為字體設計師的一生中,埃德·本吉蓋特共創作了超過600款字體,我們熟悉的福特公司商標、《時尚先生》《花花公子》《紐約時報》等著名雜志的標題,以及《安妮·霍爾》《人猿星球》《雙峰》都是他的手筆。其中最著名的ITC Benguiat字體風靡了整個80年代,史蒂芬·金的每本小說封面都有它的身影。直到今天,這款字體依然被應用于美劇《怪奇物語》中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,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他頗具傳奇性的一生,重新認識這個字體背后的創造者和藝術家。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兜兜轉轉的設計生涯

              出生于1927年的埃德·本吉蓋特成長于紐約布魯克林,母親是紅十字會的司機,父親則是Bloomingdale's的設計總監。受到父親的影響,埃德·本吉蓋特從小就對鋼筆和畫筆有著濃厚的興趣,九歲時就已經熟悉了設計和刻字的相關知識。 

              與想象中不同的是,繪畫和設計的愛好在他身上的影響并未迅速顯現。在繪圖之余,年幼的埃德·本吉蓋特喜歡上了音樂,并很快沉迷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在二戰前后的時間里,埃德·本吉蓋特的職業是爵士樂鼓手,用埃迪&#8226;貝納特的藝名在許多知名樂隊中參與演出,包括(Eddy Benart)斯坦·肯頓(Stan Kenton),克勞德&#8226;索恩希爾(Claude Thornhill)和伍迪&#8226;赫爾曼(Woody Herman)的樂隊。 

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盡管在音樂領域頗有成就,但一次偶然的經歷卻讓埃德·本吉蓋特開始重新思考自己未來的方向:一天,埃德·本吉蓋特去音樂工會繳納工費,在那里,他見到了許多年事已高、謀生堪憂的樂手。

              當意識到“自己有一天也會像這些老人一樣,只能在成人典禮和婚禮上演奏”時,埃德·本吉蓋特覺得,是時候換個領域了。他重新拾起了中斷已久的繪圖事業,報名了一所位于第五大道上的廣告藝術學院,以插圖畫家的身份進行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4_副本

              但這條道路走起來并不容易。埃德·本吉蓋特熱衷于模仿歷史上的畫家繪制女性裸體,這直接招致了老師的強烈反對,甚至要求他退學——彼時美國的社會風氣趨于保守,1930年頒布的限制和刪減電影中不道德鏡頭的《海斯法典》便是典型的例子。

              諷刺的是,埃德·本吉蓋特日后所從事的第一份工作,正是依照《海斯法典》遮擋電影中出現的暴露鏡頭。按照這個軌跡下去,他將毫無懸念地成為平凡人中不起眼的一員。直到某一天,負責刻字的人沒來上班,埃德·本吉蓋特自告奮勇接下了他的任務。這成為了埃德·本吉蓋特字體設計之路的正式開端。

              征服《紐約時報》與伍迪·艾倫的設計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,埃德·本吉蓋特選對了路,事情開始像滾雪球一樣發展。1953年,由于設計才能卓越,埃德·本吉蓋特被《時尚先生》聘用,1962年又加入排版公司Photo-Lettering Inc.,擔任版式設計總監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里,埃德·本吉蓋特一口氣開發了約400種字體,并承接了許多重要的設計任務,其中最著名的,便是紐約時報的標題設計。

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1967年,《紐約時報》決定對標識進行重新修訂——在此之前,這一由哥特式字母組成的獨特標識已經沿用了一個世紀,埃德·本吉蓋特接下了這一重大的任務!拔业南敕ㄊ,如果我們把它徹底更改了,那么也就沒有人能夠認出它了。因此,我要做的事情是,對它進行修復!

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埃德·本吉蓋特決定從細節處入手。

              在充分考慮到油墨擴散等細微因素的影響后,他耐心地修改了每個字母中不夠和諧的位置,包括一個小小線條的粗細程度。除此之外,他還仔細地調整了字母的間距,使得經過印刷呈現在紙面上的文字達到最佳狀態。他的修改既完善了視覺效果,又保持了《紐約時報》獨有的風格,至今仍在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1971年,埃德·本吉蓋特加入了新成立的國際字體公司(International Typeface),他的字體設計才華在這家公司得到了更充分的發揮,并開始應用到更廣泛的領域中。

              1975 年,在和伍迪·艾倫共進早餐時,埃德·本吉蓋特得知了伍迪·艾倫·將要拍攝一部新電影,希望能夠聽聽他對片頭字體的意見。他立刻毫不猶豫地推薦了自己設計的“Windsor”。

              8

              不出意料地,伍迪·艾倫愛上了這款字體,并將它大量應用在了自己的電影中。帶著幾分怪異感和突兀感的線條,恰與伍迪·艾倫的精神世界相契合。時至今日,當影迷們重溫伍迪·艾倫的電影時,享受之一便是看到熟悉的Windsor字體在熒幕上浮現:“有一種和老朋友在一起的感覺!

              優秀的設計只能來自雙手

              從走上字體設計之路到去世,埃德·本吉蓋特一直在不斷完善自己的作品。他堅持字體設計不僅是為了易讀,更是為了美感,并依照自己的理念不斷開發新的字體——他始終認為,自己的作品不是完美的。

              9

              為了開發一款字體,他會畫上一整年甚至更長的時間,并傾向于在紙面上進行設計。他曾對《泰晤士報》表示:“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就是一張空白的紙!

              10

              他認可計算機的發展對字體設計工作帶來的幫助,但與此同時,他并不完全信任現代技術,并反感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只用電腦進行設計:“有太多的人認為他們有一臺Mac,就可以繪制徽標或著字體了。但是,你必須要先學習繪畫,電腦是不能幫你彌補這一缺失的!彼麍孕,好的雙手才是優秀設計的開端:“如果你無法在一張紙上畫出令人愉悅的形狀,你又如何能在屏幕上做到呢?”

              11

              回顧自己的一生,埃德·本吉蓋特這樣描述曾經的職業生涯:“音樂對我來說,是按照正確的順序放置聲音,使它們變得悅耳。至于什么是圖形設計呢?按照正確的順序放置事物,使它們令人愉悅!

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埃德·本吉蓋特關于字體設計的結論是正確的。他的字體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,直至今天依然展現出旺盛的生命力,在他逝去之后的日子里也將依然如此。
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源:iWeekly周末畫報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  正在加載...
              何时开卖彩票